4166金沙总站

散文随笔
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企业风采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清甜的黄瓜棚

来源:大藤峡项目部   作者:温婉   摄影作者:   编辑:杨维婷   阅读:235   更新:2019年04月09日  
         春雷滚滚,春雨阵阵,正是农家栽种蔬菜的好时节,黄瓜、西红柿、南瓜、四季豆,母亲将各式各样蔬菜的秧苗栽种下地,这就意味着,今年家里大半年的蔬菜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,黄瓜既是我们常吃的蔬菜,也是常吃的水果和零食,在黄瓜最茂盛的时期,每天可以摘很多条回来,一部分切片炒来做菜吃,一部分就直接生吃。

        坦白说,我简直不能抵挡它的美味:一口咬下去,咔嘣脆、香甜味简直让我上瘾,怎么吃都不觉得腻。家里的黄瓜棚是我最爱去的地点,黄瓜从带着花蒂开始,棚里结了多少条,哪条多大,都统统进入了我的监控范围,当然,也是母亲的监控范围。母亲摘菜都喜欢带上我,多数时间我是欣然前往的。换做某天,母亲叫我一起去黄瓜棚摘菜,我就不去了,因为母亲马上会发现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 我心知肚明:前天趁母亲不在家,我吃掉了瓜棚里仅有的两条大黄瓜。每次,都是掐准时间一样,母亲出门不一会,就在不远的菜地里朝屋里哟呵:“细妹子(小女儿的昵称),你又把做菜的瓜吃了?那中午我们吃什么菜呢?”

我就躲屋里听着,也不回声。当然,即使没了大黄瓜,母亲还是可以变戏法一样给我们做别的菜吃。

        黄瓜用来做菜,多数是切片清炒,多汁的黄瓜在柴火的熬煮下,分泌出甘甜的汤汁。母亲有时加上少许肉末,那整个汤汁里就有了猪肉的香甜,而所谓的清炒是纯粹的清炒,除了放盐,就没有其他任何调味品了,菜里都是黄瓜和肉原本的香甜味,用这样的汤汁泡上米饭,我足足能吃下两大碗。

        黄瓜还是我们美味的下饭菜,一种是洗后,在太阳下稍微晾干点水分,丢进放有辣椒、豆角、萝卜的酸菜坛子里泡成酸黄瓜,晾干后的黄瓜泡出来更脆。吃饭时,从坛子里夹上几条出来,酸辣口味开胃又下饭。另一种是用开水焯过后,大致划开成四条,直接晒成蔬菜干,蔬菜干晒好之后,密封在储存袋里,切条、切丁与肉炒来吃,依旧甘甜可口,较好地保留了黄瓜的原味,延长了黄瓜的食用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至于黄瓜的生吃,有人采取削片,喜欢咸口味的可以拌盐,喜欢甜口味的可以拌糖,喜欢酸口味的可以拌醋。有人则用水洗净后直接吃。我呢,最喜欢一种简单直接的方式:从瓜藤上摘下黄瓜,小心地用手搓掉它表面的刺,坐在瓜棚下直接就开吃,一口咬下去,嘎嘣脆,黄瓜的香味瞬间散发出来,整个瓜棚都是清甜的。